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单招政策 > 正文
单招政策

践行基金16条:刘格菘涉嫌高位接盘 刘畅畅被质疑

发布时间:2022-05-13

  近日,证监会发布《关于加快推进公募基金行业高质量发展的意见》,意见强调了:加强投资者利益保护、强化长效激励约束机制、弱化规模排名、扭转过度依赖“明星基金经理”的发展模式、限制“风格漂移”、“高换手率”等博取短线交易收益的行为、严肃处理虚假承诺等。

  1,坚持投资者利益优先原则,强化发起人道德操守、执业声誉与专业胜任能力的审核;切实摒弃短期导向、规模情结、排名喜好,坚决纠正基金经理明星化、产品营销娱乐化、基民投资粉丝化等不良风气;着力提高投资者获得感。督促销售机构持续完善内部考核激励机制,切实改变“重首发、轻持营”的现象,严禁短期激励行为,加大对基金定投等长期投资行为的激励安排,将销售保有规模、投资者长期收益纳入考核指标体系;

  2,强化长效激励约束机制。督促基金管理人建立健全覆盖经营管理层和基金经理等核心员工的长期考核机制,将合规风控水平、三年以上长期投资业绩、投资者实际盈利等纳入绩效考核范畴,弱化规模排名、短期业绩、收入利润等指标的考核比重。督促基金管理人严格执行薪酬递延制度,建立完善经营管理层和基金经理等核心员工奖金跟投机制,实施违规责任人员奖金追索扣回制度,严禁短期激励和过度激励行为;

  3,着力提升投研核心能力。引导基金管理人构建团队化、平台化、一体化的投研体系,提高投研人员占比,完善投研人员梯队培养计划,做好投研能力的积累与传承,扭转过度依赖“明星基金经理”的发展模式。推动基金管理人实现宏观、策略、行业和公司全维度的研究覆盖,切实提高股票发行定价能力。引导基金管理人坚持长期投资、价值投资理念,采取有效监管措施限制“风格漂移”、“高换手率”等博取短线交易收益的行为,切实发挥资本市场“稳定器”和“压舱石”的功能作用;

  除了相关对公募基金的指导原则外,证监会也表示会做好监管和问责。包括强化事中事后监管,坚持“穿透式监管、全链条问责”,综合运用经济罚、资格罚、声誉罚,坚决落实机构和个人“双罚”机制,严肃处理虚假承诺、损害投资者权益等违规行为。

  事实上,对公募基金的监管确实到了刻不容缓的程度。据第三方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以来,我国公募基金亏损合计高达1.33万亿。公募基金的资金来源是我国基民真金白银的投入,而万亿规模的财富蒸发无疑会对庞大的基民群体的消费偏好造成巨大负面影响,从而进一步传导到我国宏观经济,造成总需求的下滑。

  国外的共同基金往往扮演资本市场的“稳定器”和“压舱石”,而国内的公募基金与之相反,扮演了“波动放大器”的角色,进一步放大了市场波动。

  过去几年,所谓的“核心资产”和“赛道股”都被推升至在全球范围都属于高估的泡沫估值范畴,其中公募基金在其中起到了重要作用。可以看到动辄有公募基金集中在同一行业和方向“梭哈”以博取超额收益和业绩排名靠前,赌对之后迅速以此为卖点广泛宣传,吸引基民买入,产品规模急剧扩大,基金公司和基金经理因此可以收取高额的管理费和业绩提成。同时基民的持续买入也会让相关基金持续被动买入现有持仓,某种意义上形成了一种“庞氏骗局”,只要有基民新申购,那么相关基金的收益就会持续跑赢同行;同时还出现了某些热门行业热门公司的前十大股东中有多家为同一基金公司产品的情况,几近于公然“坐庄”,完全不顾相关基金持有的具体标的无论是概率还是赔率上均不足以支撑动辄上百倍的估值水平。

  同时,行业注重短期排名的情况让相关坚持注重均衡持仓和合理估值水平的基金经理业绩持续跑输,从而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部分基金经理为了避免短期业绩跑输,因此被迫“抱团”,买入市场上估值极高,但短期涨势较好的个股,造成相关个股估值达到不可思议的高估水平。

  高估值的另一面是对相关标的“预期”完全被打满,“确定性”和“景气度”并无“安全边际”,一旦遇到“灰犀牛”和“黑天鹅”等事件,非常容易形成业绩和估值的“戴维斯双杀”。预期一旦转向,市场根本无法为相关“梭哈”的庞大规模的基金提供有效的流动性,导致相关标的持续下跌,相关基金净值也大幅回撤,批量消灭基民所代表的中产阶级财富。同时泡沫估值水平的“核心资产”和“赛道股”导致我国资本市场内在的脆弱性不断积累,是造成我国资本市场剧烈波动的“罪魁祸首”之一。

  过去几年,我们可以看到我国公募基金持仓标的估值水平持续提升,早在2020年均已提升至较高水平,此后相关情况愈演愈烈。

  以2019年、2020年、2021年股基冠军刘格菘、陆彬、崔宸龙为例,三者基本均以小规模基金集中于新能源、芯片等行业,靠着风格足够集中和激进获得当年股基冠军,此后三者管理规模均在短时间内暴增,并在今年均迎来大幅度回撤。由于基民大部分在其业绩跑出之后,经广泛宣传后高位买入,因此持有三者基金的基民普遍有较大幅度亏损。

  刘格菘管理的广发双擎升级在2019年二季度的净资产尚不足5000万,其夺得当年股基冠军后,宣传中有意抹去了其在融通基金期间管理两支基金一度腰斩的经历,此后管理规模突破千亿。

  陆彬和崔宸龙则均从业经历有限,甚至未经历一轮牛熊。以崔宸龙为例,其2020年10月方才担任前海开源新经济混合的基金经理,次年夺得股基冠军。此后其持续新发产品,目前在管产品8个,管理规模一度高达400亿。在其接受采访时甚至语出惊人表示:“估值不在我的策略框架中。”据第三方统计数据显示,崔宸龙业绩最大回撤已高达51.8%。

  短时间靠着持仓激进和集中而规模暴涨的还有诺安基金的蔡嵩松,其管理的诺安成长长期单一重仓芯片半导体板块,其管理规模一度超300亿。

  彼时,长信基金的副总经理安昀在其管理的长信内需成长二季报中称:“最近听说一支硬核成长类产品,基金经理从业才三年,做投资仅一年,规模从去年的十几亿迅速膨胀到当前的近两百亿,且大部分规模是今年二季度流入的,该产品基本上全仓半导体。我不禁陷入深思,虽不免有葡萄好酸之嫌,但是这样真的好吗?从历史统计可以清楚看到,投资股市的盈利分布也是遵从二八甚至一九原则,一定是很少部分人赚钱,绝大部分人埋单。很不幸的是,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极少数人。”

  2022年,蔡嵩松管理的诺安创新成长年内净值下跌近48%,这一数值垫底内地公募主动权益类产品。他在管的另外两支只基金,诺安和鑫和诺安创新驱动两只基金业绩表现亦较为逊色,两者年内的跌幅分别为38.61%和47.78%。

  安昀之外,另一以均衡持仓闻名的基金经理董承非曾在2021年初公开提示风险,彼时董承非认为2021年又到了需要做择时的时候,并称已经在做防御性动作,宁愿少赚不多亏。这一表态后,董承非管理的兴全趋势的重仓股先后重挫,市场上甚至出现董承非离职和被针对“定点爆破”的传言。

  此后,“核心资产”均迎来大跌。董承非之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彼时之所以能成功择时没什么秘密,“主要还是看到市场太疯狂了。其实大家都知道,去年初你说茅指数贵不贵?你问十个人可能八个人都说贵,但很多人就是不舍得卖,害怕卖了之后收益跟不上同行。”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市场上为数不多敢于发声的清醒声音,安昀和董承非近期均以离职告终,即便其二者均为在任公募基金公司的副总经理。

  公募基金的现有机制持续在鼓励“好赌者”以换取排名扩大规模,这严重伤害了基民利益,影响了我国消费基本盘,放大了资本市场波动。同时“劣币驱逐良币”效应明显,注重短期业绩排名的激励机制正在伤害整个生态。

  刘格菘管理的6只基金2022年的平均亏损幅度接近三成,一季度基金利润合计亏损约137亿元,其中刘格菘在阳光电源(300274)上的巨亏尤其令人不解。

  阳光电源自去年来一直是刘格菘的重仓股。复盘其在阳光电源上的操作,可以发现广发系在高位抱团式持续买入阳光电源,面对多个季度业绩承压却持续增持,最后酿成巨亏。

  阳光电源自2020年年中起涨,彼时前十大股东里并没有广发系的身影。2020年三季度,郑澄然的广发高端制造开始买入1294.5万股阳光电源。不过广发高端制造对阳光电源的投入更像是投机,2020年年报显示三季度还持有千万股的广发高端制造已消失在前十大股东名单。

  2021年一季度,阳光电源前十大股东依然未有广发系身影,彼时阳光电源涨幅已颇为可观,最高涨幅接近10倍。然而2021年中报,广发系开始集中进驻阳光电源,其中广发高端制造持有1864万股,为第四大股东;广发双擎升级持有865万股,为第八大股东;广发兴诚混合持有831万股,为第九大股东;广发创新升级持有813万股,为第十大股东;广发科技先锋持有790万股,为第十大名无限售条件股东;广发诚享混合买入近603万股。也就是说短短一个季度,广发系合计买入近5766万股,前十大名无限售条件股东中,广发系独占5席。

  彼时在广发系的持续买入下,阳光电源继续大幅度上涨,TTM PE在2021年七月一度达到112倍。2021年三季度,广发高端制造从1864万股减持至1460万股;广发双擎升级从865万股增持至970万股;广发兴诚混合直接退出前十大股东,持有567万股;广发科技先锋从790万股增持至948万股;广发创新升级由813万股增持至825万股。

  值得注意的是,阳光电源2021年半年报显示公司当期依然有规模较大的电站业务,当期低毛利高资本支出的电站业务产生营收26.9亿元,电站业务占营收比高达32.7%左右。然而彼时的市场情绪对电站业务也给予了非常高的估值。

  同期阳光电源营收增速也由一季度的36.48%降速至中报的18.27%,同时公司经营现金流净额同比减少3224%,为-31.3亿。经营情况有恶化迹象,同期却维持超高估值,安全边际显然不足。但即便如此,刘格菘管理的广发双擎升级、广发科技先锋和广发创新升级等却纷纷增持阳光电源。

  阳光电源三季报则显示公司经营进一步降速,三季度公司净利润同比下降0.19%,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较上年同期减少858.43%,主要系当期采购付款增加所致。

  2021年四季度,广发高端制造从1460万股减持至1237万股;广发双擎升级从970万股减持至943万股;广发科技先锋从948万股增持至1216万股;广发创新升级由813万股增持至825万股。同时刘格菘管理的新成立的广发行业严选三年持有期则迅速建仓买入近1000万股。也就是说,刘格菘管理的相关产品完全无视两个季度以来阳光电源经营业绩的下滑持续“头铁”加仓阳光电源。

  2021年四季度,阳光电源净利润仅0.78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亏损1.2亿元;2022年一季度,阳光电源净利润增长6.26%,扣非净利润下降1.96%。因2021年年报和2022年一季报业绩明显不及预期,阳光电源股价4月20日单日下跌20%,次日继续下跌10.54%,目前市值已经跌至938亿元,较高点股价下跌近65%,以刘格菘为代表的广发系在阳光电源上浮亏超30亿。

  目前阳光电源披露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广发基金依旧独占四席,包括刘格菘管理的广发科技先锋混合、广发行业严选三年持有期混合、广发双擎升级混合,持股市值均接近或超过10亿元。值得一提的是,相比2021年末,广发科技先锋混合、广发行业严选三年持有期混合还在今年一季度继续增持了阳光电源。

  无视业绩持续下滑,刘格菘带领的广发系“抱团”式在百倍估值持续买入阳光电源令人不解。

  原标题:[践行基金16条]公募一季度亏1.3万亿背后明星基金经理巡礼 刘格菘涉嫌高位接盘阳光电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