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专科升本 > 正文
专科升本

理查德·萨科瓦:欧洲再次毁灭了自己还谈什么“战略自主”

发布时间:2022-06-27

  普京发动“特别军事行动”前发表了两场电视讲话,着重从历史角度阐释了乌克兰和俄罗斯之间复杂的历史关系,这一点您在《乌克兰前线:边界危机》(Frontline Ukraine:Crisis in the Borderlands)一书中也有阐述。乌克兰不仅在冷战期间是靠近前沿的地区,也是西方文明与东正教文明相互交错的地带。从文明冲突和地缘政治的角度来看,如何破解您提出的“两种乌克兰国家的模式”,即一元论(monist)和多元论(pluralist)的争论?

  对于乌克兰来说,除了在西方阵营和俄罗斯之间选边站之外,如何建构属于自己的国族认同,还是说注定成为强国争夺之地?

  理查德·萨科瓦:正是通过围绕民族认同采取多元论和“多元文化”的方法,乌克兰才能发展其后苏联身份,并保持其在国际政治中的独立性。相反,一元论或“民族主义”的国家建设和国家形成方法占据优势后,导致了紧张局势的加剧,并最终导致国家认同的破裂。

  2014年之后,在激进化的民族主义议程的基础上,乌克兰明确地发生了重构。它以一种自相矛盾但持续进行的方式,不仅将俄罗斯语言和苏联/俄罗斯身份元素边缘化,而且诋毁它们。这依托于乌克兰“民主选择”的言辞,但在某些方面,这远非真正的民主,也破坏了公民整合。

  它同时也是以“欧洲选择”的形式提出的,但欧洲(欧盟)是一个“后国家主义”规划,因此这里还有另一重矛盾。最重要的是,这条道路明确地试图将乌克兰与俄罗斯拉开距离,从而阻止任何走向和解的路径,这样肯定会破坏解决顿巴斯和克里米亚问题的努力。

  西方列强在这一切中的作用值得关注。从短期来看,借用乌克兰搞成一项反俄计划是可行的,但由于公然从地缘政治的角度利用乌克兰,破坏了西方规范的地位;而从长远来看,它还导致冷战后欧洲安全秩序的彻底崩溃。

  观察者网:但西方国家很少正视乌克兰的处境,而北约的五次东扩让俄罗斯看起来忍无可忍。普京指责欧美是“谎言帝国”,同时他还表示“俄罗斯不打算继续忍受西方以自己的秩序来取代国际法的颠覆性做法”。现有的国际秩序是在欧美主导下一手建立的,为什么西方如今无法维持原有的秩序,哪里出了问题?西方是否需要克服自身的传教士情节,正视俄罗斯的安全需求?

  理查德·萨科瓦:现在考虑这些已经太晚了!即使俄罗斯对北约东扩引发的安全忧虑被夸大了,莫斯科公开表示的担忧也应该得到更大的尊重。相反,莫斯科的要求——一直可以追溯到1990年代的鲍里斯·叶利钦时代——不仅实质上被忽视了,而且更糟糕的是,甚至被认为是非法的。

  多年来,俄罗斯的不满情绪与日俱增,与此同时,西方认为俄罗斯的民主在倒退,幻想破灭的感觉也在增强。

  2022年的冲突是长期演变的结果。它是可预测的、已被预测的,也是可避免的。当俄罗斯在 2021年12月提出新的欧洲安全条约时,本有机会进行实质性谈判。美国并没有完全对此关上大门,最终却几乎不准备提供任何东西。德国和法国领导人还访问了莫斯科,试图避免危机,但最终也无法提供什么保证。

  华盛顿在做着根本性的决定,而在欧盟内部,任何对俄罗斯开放的空间,都被一群“后”国家所阻断,它们坚持对莫斯科采取强硬的、不可调和的路线。没有西方领导人可以采取主动——他们都陷入了两种陈旧观念中,一是“集团团结”的必要性,二是各国拥有加入北约的绝对权利,但即使在大西洋联盟内部也没有这样的权利,国家可以申请加入,却不会自动被接纳。

  观察者网:俄乌冲突后,欧洲和美国启动了对俄罗斯从能源、金融到体育、艺术领域的全方位制裁。它们将这称为“来自自由世界的制裁”,目标是搞垮俄罗斯经济,将其从“文明世界”中开除。您如何评价欧美强加的这种种族主义制裁?无限制扩大制裁,最终会带来哪些不可逆转的后果?

  理查德·萨科瓦:这是一场全面的经济战争。近期的目标是停止冲突并对发起军事行动的俄罗斯加以惩罚,但长期的战略目标尚不清楚。

  通常在制裁中,有很多关于试图防止伤害普通公民的讨论,但在当前这种情况下,经济战是全方位的。最终目标是更迭俄罗斯政权,但并不能保证在普京之后会有一个更顺从西方的政府上台。

  此外,(政权更迭时)即使没有内战,也存在内战的危险——这次可是在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中。

  确实存在种族主义因素——俄罗斯人在某种程度上被视为“次等人”(sub-human),而不是文明世界的一部分。 一种集体罪恶感正在强加给整个国家。

  观察者网:近日,法国记者Kristel Nean揭露了乌克兰军队在乌东地区轰击自己国家平民的事实,乌克兰“新纳粹”势力也在这次俄乌冲突中被公之于众。“反纳粹”在欧美是政治正确的事,为什么却允许乌克兰新纳粹的存在?乌克兰新纳粹的复活,是否意味着外界担忧的“二战噩梦”将会重演?

  理查德·萨科瓦:二战噩梦确实仍然在这片土地上徘徊。但是,应该合理地去观察这件事情。乌克兰有纳粹问题,但它远非纳粹国家。然而,极右翼能够裹挟政府,将其作为“人质”,从而阻止在2015年2月订立的明斯克2号协议框架内与顿巴斯方面进行谈判。

  观察者网: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最近表示,“英国首相约翰逊承诺,西方将为乌克兰制定一个新版‘马歇尔计划’”,但很明显,以英、法、德为代表的欧洲国家在俄乌问题上的斡旋并没有取得预期效果,冲突爆发后也并没有给予乌克兰有效的支持。新版“马歇尔计划”会成为一张空头支票吗?

  我们也知道,正是二战后的“马歇尔计划”让欧洲对美国高度依赖,对于追求战略自主的欧洲来说,还能再承受一个新的“马歇尔计划”吗?

  理查德·萨科瓦:在军事冲突结束后,某种重建乌克兰的“马歇尔计划”将是合适的。然而,现在谈这个还为时尚早。眼下很明显,从里斯本到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的泛欧统一梦想至少在一代人的时间里破灭了。欧洲再次毁灭了自己,就像它在1914年和1939年所做的那样。在这种情况下谈论欧洲的“战略自主”毫无意义。

  然而,今天的情况与1945年大不相同。当时,美国是唯一的超级大国。今天,它有了一个同等量级的竞争对手——中国,以及一些重要的较小的国家,特别是印度和土耳其。

  这场冲突不会有赢家,唯一将显现出实力得以增强的国家是中国。然而,它现在面临着展现全球领导力的挑战,首先是帮助结束冲突,中国可以充当“真诚的中间人”,然后帮助重建。